在時代變遷,價值觀不定,造成社會失序的情況下,青少年問題,家庭問題層出不窮,證嚴法師愷切的指示,教育要以「真愛」啟發學生的本性,才能提升學生的品德修養,並突破困境,達成良好的教育目標。
因而慈濟教師秉持「慈悲喜捨」,「誠正信實」,「重視倫理」,「尊重生命」的信念,將大愛融入教學之中,提升教育品質,引領學生、家長、社會大眾共同來體驗「靜思語」的美善,以期人心淨化、社會祥和。
願藉此因緣,邀約熱心服務的教師,一起來撒播愛及善的種子,從「心」做起,推動品德教育,以『愛』為導航,引領下一代走往正確的方向,期待從社會、學校、家庭來改善社會整體風氣,達成優質、活力的教育願景,以迎接挑戰,邁向新世紀。
10歲之前是情操教育的關鍵期,歸納大意如下,"品德不是用灌輸的,而是透過對話、身教、境教來對學生產生潛移默化的效果。


美國波士頓大學教育學家瑞安在研究檢討美國自二次大戰後的品格道德教育的教學方法後,提出一個新的教學模式供學校老師參考。這個教學模式包含五個E:

榜樣(example):老師本身要成為道德示範,並在課堂上介紹歷史、文學或現實社會裡值得學習的英雄或人物典範。

解釋(explanation):不能靠灌輸,而要與學生真誠對話,來解除他們的疑惑並啟發他們的道德認知。

勸勉(exhortation):從感情上激勵學生的良善動機,鼓勵他們的道德勇氣。

環境(environment):老師要創造一個讓學生感受到彼此尊重與合作的環境。

體驗(experience):教會學生一些有效的助人技巧,安排校內外活動,鼓勵學生積極參與,讓他們有機會親身體驗自己對別人或社會有所貢獻。

—摘自「品格要怎麼教? 」(天下雜誌2003年教育特刊)

~~~~~~~~~~~~~~~~~~~~~~~~~~~~~~~~~~~~~~~~~~~~~~~~~~~

處罰分成兩種,一種是合法的處罰,一種是不合法的處罰
不合法處罰包括體罰,誹謗......等等
所以教師可以進行處罰,但是要合法,合法的範例在下面條文中

請各位老師對於輔導管教辦法多予研讀
我認為比較需要釐清的如以下我所歸納的這段

簡單言之,在教師施行正當管教措施後仍無法制止學生失控行為,應通知學務處或輔導室,進行進行輔導或安排活動、宣洩其情緒。若需要通知家長,可由行政委請該班召開班親會,請監護人出席討論有效措施。


第十六條
教師之一般管教措施
教師得採取下列一般管教措施:
一、 適當之正向管教措施。
二、 口頭糾正。
三、 調整座位。
四、 要求口頭道歉或書面自省。
五、 列入日常生活表現紀錄。
六、 通知監護權人,協請處理。
七、 要求完成未完成之作業或工作。
八、 適當增加作業或工作。
九、 要求課餘從事可達成管教目的之公共服務(如學生破壞環境清潔,罰其打掃環境)。
十、 取消參加正式課程以外之活動。
十一、經監護權人同意後,留置學生於課後輔導或參加輔導課程。
十二、要求靜坐反省。
十三、要求站立反省。但每次不得超過一堂課,每日累計不得超過兩小時。
十四、在教學場所一隅,暫時讓學生與其他同學保持適當距離,並以兩堂課為限。
十五、經其他教師同意,於行為當日,暫時轉送其他班級學習。
十六、依該校學生獎懲規定及法定程序,予以書面懲處。
教師得視情況於學生下課時間實施前項之管教措施。

學生反映經教師判斷,或教師發現,學生身體確有不適,或確有上廁所、生理日等生理需求時,應調整管教方式或停止處罰。

第十七條
老師之強制措施
學生有下列行為,非立即對學生身體施加強制力,不能制止、排除或預防危害者,教師得採取必要之強制措施:
一、 攻擊教師或他人,毀損公物或他人物品,或有攻擊、毀損行為之虞時。
二、 自殺、自傷,或有自殺、自傷之虞時。
三、 有其他現行危害校園安全或個人生命、身體、自由或財產之行為或事實狀況。

第十八條
訓導處與輔導處(室)之特殊管教措施

依第十六條所為之管教無效或學生明顯不服管教,情況急迫,明顯妨害現場活動時,教師得要求訓導處或輔導處(室)派員協助,將學生帶離現場。必要時,得強制帶離,並得尋求校外相關機構協助處理。

就前項情形,教師應告知已實施之輔導管教措施或提供輔導管教紀錄,供其參考。

各處室人員將學生帶離現場後,得安排學生前往其他班級、圖書館或輔導處(室)等處,參與適當之活動,或依規定予以輔導與管教。

訓導處或輔導處(室)於必要時,得基於協助學生轉換情境、宣洩壓力之輔導目的,衡量學生身心狀況,在訓導處或輔導處(室)人員指導下,請學生進行合理之體能活動。但不應基於處罰之目的為之。

第十九條
監護權人及家長會協助輔導管教措施

訓導處或輔導處(室)依第十八條實施管教,須監護權人到校協助處理者,應請監護權人配合到校協助學校輔導該學生及盡管教之責任。

學生違規情形,經學校訓導處或輔導處(室)多次處理無效且影響班級其他學生之基本權益者,學校得視情況需要,委請班級(學校)家長代表召開班親會,邀請其監護權人出席,討論有效之輔導管教與改進措施。

打與不打之間-談處罰與孩子吵架 陳淑琴(臺中師院幼教系副教授)
一、前言

身為現代父母有許多矛盾與隱憂,我們閱讀了許多關於教養孩子的書刊雜誌,聽了許多專
家學者的建議,我們好像比我們的父母懂很多,但是實際上,在管教子女的效果上,卻不
見得高明多少。孩子似乎比我們自己小時候頑皮難馴,產生的問題也更複雜麻煩。再加上
保護兒童的相關法令一一訂立之後,做父母的更是不知所措,生怕動則得咎。這種徬徨的
心態,在處理孩子的錯誤行為上,更是明顯無奈,到底孩子犯錯,該不該處罰?如何處罰
才能有效的抑止孩子不當的行為?孩子真的不能體罰嗎?那為何又有「棒下出孝子」的古
訓?此外,孩子愛打人又該如何處理?這些問題都是現代父母深感困惑的問題,下文我們
先就一個實際的個案,來探討處罰和孩子愛打人的問題。



二、個案與問題背景

個案家中有兩個兒子,老大阿正六歲,老二阿明四歲,兄弟倆常因為爭奪玩具吵架,或大
打出手。老大孔武有力,脾氣粗暴,出手不知輕重,弱小的弟弟阿明,常常被打得鼻青臉
腫的,做父母的也不知為此告誡處罰過阿正多少次,阿正仍然我行我素,甚至脾氣愈來愈
壞。出手愈來愈重。親師懇談會上老師告知媽媽,阿正在學校經常無故推撞同學,老師再
三告誡也無效,惹得許多家長向學校抱怨阿正的粗暴行為,阿正的父母真不知該如何是
好!老師也告訴阿正媽媽,最好不要打孩子,打多了對孩子反而有負面的影響,這樣的建
議,更是讓阿正的父母茫茫然,孩子不乖還不能打,那又該如何管教孩子呢?

事實上,阿正的爸爸是一個脾氣衝動容易動怒的人,日常生活中一不如意,往往
不是破口大罵就是揮手動粗, 給孩子很不良的行為示範。此外,個案夫妻倆在管教子女
的態度和方法上,都是偏向較傳統的方式,深信只有棒下才會出孝子,認為不管孩子有理
無理,以大欺小就是不對,不聽父母管教就是不乖,不對不乖就該處罰,而處罰孩子最直
接有效的方法,就是狠狠的揍一頓。孩子吵架打架原本是一件十分尋常的事,但是因為阿
正父母不辨是非的管教方式,非但無法公平的處理孩子之間的爭執,還造就了阿正愈來愈
粗暴的行為模式。



三、孩子犯錯可以處罰,但避免體罰

針對孩子犯錯可不可以打這個問題,我們來談談處罰與體罰之間的區別。曾經在一場親職
座談會中,聽到一位家長憤慨的說:「現在的孩子會愈來愈難管教,因為大家都說不能
打,這樣不能打,那樣不能打、孩子都被寵上天了,難怪我們的社會越來越亂!」其實這
位家長混淆了處罰與體罰的定義,孩子犯錯我們可以給予適當的處罰,除了要糾正孩子不
當的行為,更要教導他正確適當的行為。處罰只能暫時制止孩子不當的行為,並沒有具備
建立新行為的作用,因此處罰之後必須立即給予正確行為的輔導,告訴孩子應該如何處理
問題,協助孩子建立正確的新行為,因此處罰後的輔導,遠比處罰本身重要許多。此外,
處罰會帶給孩子情緒上的傷害,事後的安撫也不可疏忽,以避免幼兒因經常性的情緒挫
折,導至人格負面的成長。

「體罰」是屬於眾多處罰方法中的一種,最時髦的名稱叫做「暫時性的疼痛」,這種暫時
性的疼痛卻往往帶給幼兒永久性的傷害,幼兒會因為經常性的體罰,造成心理上和生理上
永難磨滅的傷害。在心理上幼兒會因體罰形成恐懼、退縮、挫折感、自卑自責、甚至怨恨
等的心理障礙,長久下來對孩子的人格發展有很不良的影響。另外我們在盛怒之下體罰孩
子,往往出手輕重不分,我們常常在媒體上,聽到或看到懊悔的父母說他們不是故意的,
但是遺憾已經造成。其實幼兒是脆弱的、沒有反抗力的,不論在生理或心理上都極容易受
到傷害,因此,我們建議父母,孩子犯錯時我們可以給予適當的處罰,處罰之後一定要記
得安撫孩子的情緒,並且教導孩子何故被處罰,以後應該怎麼做才是正確的,至於體罰則
應該盡量避免。



四、處罰方式可以是人性化的

處罰或懲罰在行為改變技術上,被定義為給予不當行為者一種「負增強物」,令其產生厭
惡和畏懼感,以收嚇阻之效,防再有類似不當的行為出現。所謂負增強物就是令受罰者厭
惡之物,例如抄寫作業、罰站、跑操場、打手心等等。另外也可以利用撤除增強物,來達
到處罰的效果,例如不准受罰者看喜愛的卡通、不准出去玩、或不准吃點心等等。但不論
是施加令人厭惡的負增強物,或是撤除增強物的處罰,基本上都只能抑止原來的行為,並
沒有建立新行為,並且容易引起情緒不良的反應。此外處罰本身也提供了一個錯誤的示
範,告訴孩子如何處罰別人及如何處理事情的模式,會造成孩子以暴制暴的行為學習。但
是反對使用懲罰的行為主義泰斗史金納博士 (Skinner),也指出「除非我們以正增強的
方式,完全控制個體早年的行為發展,否則我們將無法放棄懲罰。」

在不可能放棄處罰的情況下,何不將處罰變得人性化些,既可以收到輔正幼兒行為之效,
又可以提供孩子一個比較正面的示範。舉一個實際的例子,筆者家中有兩個年齡相差五歲
的兒子,也常為了細故爭吵打架,我經常為此生氣傷心,最常使用的處罰方式,就是叫他
們把玩具收起來,都不要玩了。外子的處罰方式就不同了,他一見孩子爭吵,也不生氣,
他只是堅定的要求兩個孩子手牽手,面對面罰站,要求孩子好好想一想,當然不到五分鐘
孩子就化泣為笑了,並且告訴他們父親,他們已經想通了,外子就問他們想通什麼呢?孩
子就說以後不吵架也不打架了,很快的兩兄弟又玩在一起。我們也來想想看,這樣的處罰
方式是不是比較人性化!



五、成人的身教示範影響大

個案中父親粗暴易怒的脾氣,對孩子的行為模式有潛移默化的示範作用,尤其在處理孩子
的爭執行為時,更是要避免以暴制暴的處理方式。幼兒的可塑性極高,模仿和學習能力更
強,很容易在父母無心的示範下,學習到這種以暴制暴的行為模式。在幼兒園和國小階
段,一些具有攻擊性行為的孩子,經過察訪的結果,大多來自有暴力傾向的家庭,不是有
一個會揍人的爸爸,就是有一個脾氣暴戾的媽媽。沒有一個孩子是天生愛打人罵人的,孩
子許多不當的行為,都是經過長時間的模仿學習而來的,因此在企圖糾正孩子粗暴行為之
前,必須先杜絕這類行為可能的示範。



六、公平處理孩子的爭執

在處理孩子之間的爭執時,必須儘量做到公平合理,做父母的一定要先使自己冷靜下來,
給予雙方充分解釋的機會,才能做出公平合理的處置。千萬不要因為自己的偏袒,而使一
方懷恨在心,抱怨父母的偏心,另一方則有恃無恐,下次只要再哭大聲一點就沒事了,這
種不平衡的心態,不僅影響親子和手足間的關係發展,也會影響孩子人格發展。筆者曾經
遇到一位身受其害的當事人,一談到童年父母的偏心,只見這位年近三十,已身為人師的
朋友,仍是咬牙切齒、憤恨不平,影響之深,做父母的我們,實在不能不引為借鏡。



七、「兇手中心」VS「受害者中心」

過去我們在處理孩子的衝突事件時,大多採用「兇手中心」的模式,我們總是先責備打人
的孩子有多不乖、多傷父母的心、多壞等等,這種將所有焦點擺在孩子錯誤的行為上的作
法,只會引來犯錯孩子的防衛心理和惱羞成怒的抗拒行為,倒不如採用「受害者中心」的
處理模式,先不去責難孩子的錯誤行為,將重點擺在受害孩子身上,強調跌倒了一定好
痛,畫好的圖畫被撕破了一定好傷心等等,利用強化受傷孩子的難過處,來沖淡犯錯孩子
的防禦心理,並引起他的同理心和同情心。大多數的孩子都會為自己的不當行為感到懊
惱,只要避免去強調他的錯誤行為,給他時間思考,給他機會表示歉意,找台階幫孩子認
錯改過,遠比急著處罰孩子的錯誤來得重要。



八、多鼓勵與肯定,強化孩子的優點勝於處罰缺點

曾經聽過吳武典教授的演講,他有一句話令我至今仍然印象深刻,他說:「在我們急著去
處罰糾正孩子的缺點之前,先找出孩子的優點,然後儘量強化這些優點,利用強化孩子的
優點,並淡化缺點的方式來輔導孩子的正向行為是比較積極的作法。」做父母的應該在一
看到孩子適當的行為出現時,立即給予鼓勵和肯定,例如個案中的阿正把積木拿給弟弟
玩,父母一看到就要稱讚阿正這種分享的行為,做父母的可以給予口頭的讚賞,或是以擁
抱、點頭或微笑的方式做肢體的肯定。這樣的肯定正是在強化孩子的正向行為,間接的告
訴孩子什麼才是父母所期望的行為。



九、結論

正向行為在經過一段時間的強化之後,就會成為孩子的行為模式和 習慣了。相反的,我
們每處罰一次孩子的負向行為,就等於強化他這種行為一次,與我們要糾正孩子不當行為
的目的正好背道而馳。只要我們儘量淡化處理孩子的不當行為,他的行為得不到增強,自
然會慢慢消退,當然這期間仍必須透過父母積極耐心的教導孩子正確的行為,孩子才能在
不當行為消退之後,有新的正確行為建立起來。



一位曾接受師鐸獎的優秀教師,上台領獎時說了一句令人非常感動的話,我在這裡提出來
與大家分享:「親愛的孩子,不是你太笨,也不是你太壞,而是到現在我還沒找到教你的
方法。」